来串烤鸡吗🍗

=白鸿•渝子/苍鸾

脾气怪,忽冷忽热
心情不好非常暴躁
心情好的话不一定


所萌圈:
凹凸/小英雄/宝石/食契/第五/恋与/魔道


凹凸:
雷狮个人角色厨
常驻北极圈,主食雷瑞
不喜欢ala,rjr,jrj
all金除瑞金,雷all除雷安


慎fo
感谢给我点赞、喜欢、评论的小天使和老师们!!(鞠躬)

陪伴

★雷瑞
★顺序混乱,非常简短
★ooc,出现番茄酱,狮狮生气温柔伤心的三面。
★能接受的话请↓


“格瑞”

“嗯。”

“我们交往吧”

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惊愕的神情少有的出现在少年的紫色眼里。不过那也是一瞬间。

“好。”

温暖的胸膛罩住对方,银发少年将头轻轻蹭了蹭对方结实的胸膛,接着就是慢慢发红微微发烫的耳尖。

他揉了揉他,笑着说。

“现在啊,你终于是我的了。”

笨蛋

一直都是你的啊

/
终究会来,我们不应该相遇。
————————————
敌人像庞大的黑虎张牙舞爪的向他扑来,气势威人。

不能认输。他想。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能坚持到现在,此时的他伤痕累累,头部似乎有些失血过多,让他得缓好一会儿才能使视线对焦。
幸好他没在。少见的轻声笑了一下,紧握着大刀的手仍未就此松懈半点,可以往挥刀自如的他觉得现在的刀至少有千斤重,似乎是深深馅在地里。

撑不住了。

但是他高兴,因为他至少没有让他爱的人跟他一起去见阎王。

牺牲他一个人就够了。
别来。
千万别来。


手,松开了。
下辈子希望别再遇到我。
我怕再失去。
视线逐渐模糊,只觉得有一团黑影正向自己奔来。
不想再牵扯到你。



身子猛的一倾,靠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紧接着耳边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电光火石,尘土飞扬,尽是落荒而逃的胆怯的声音。

狮子发怒了。
那就别想再逃。

“你是傻么?!为什么不还手!”雷狮瞪红了眼,握着他那把雷神之锤护着怀里的人儿。

他的三个手下冲了过去掩护着雷狮。

格瑞笑了。
你还是来了啊。

张了张嘴才发现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他吃力的抬起手,轻轻抚摸着身旁陪着他不知道多少个春夏秋冬的爱人的脸。

雷狮用力抓住格瑞的手,格瑞能感受到雷狮在轻微的颤抖。

“为什么啊为什么……”

雷狮不明白。

“就因为他们来了,你就要骗我要我离开?你以为我是那群鶸么?啊?!我们明明联手就可以踩死他们啊!!”
已经不清楚了,现在的心情究竟是悲伤还是愤怒。他只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唯一一次哭了,止不住的流泪,滴在格瑞满是血迹的脸上。

“别哭……”努力的放出声音,却仍是那么微小,但他相信雷狮能听见。

“打不过的……”他说。

“他们有……我们……没见过的……东西……不能……硬……上……”每一个字都听着那么吃力。每一个音节都深深扎进雷狮心里。

“那你有本事现在解释下现在他们怎么跑了?嗯?!”雷狮跪在地上,结实的双手紧紧抱着格瑞,只怕他下一秒就会飞走。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

“雷狮……”格瑞拼尽所有力气环住眼前的大猫。



“我想永远陪着你……”
我陪不了你了。
我不能永远是你的了。


“格瑞!!!!!”近乎是放出了最大音量,喊出他挚爱的名字,但又似乎是无意识的喊出。


“卡米尔!快叫救护车!!”
“快!!”



我不想你走。
多陪我一会儿啊


/
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
医院。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这已接近一个小时多的抢救,对雷狮来说简直是种煎熬。但他愿意等,他抱着一线希望,虽然这浪费掉的时间并不划算。

雷狮始终低着头,从开始到现在,他和他的堂弟卡米尔就没说过一句话。

“哧—”灯灭了。
白褂医生从里头走出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卡米尔立即站起来,虽表情冷淡但还是很有礼貌的。


雷狮不知道那个医生和卡米尔到底谈了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格瑞,不管是从前的美好还是刚刚的血腥场面,一一都在雷狮脑海中漂浮。

“大哥。”卡米尔轻声唤了一声。

雷狮被惊醒,随后问到。
“怎么样?”他紧张的手心冒出了细汗。

“大哥,您做好心理准备。”卡米尔压了压帽檐。
“大嫂(格瑞)他……救起了,但是,医生说脑部失血过多脑神经也有所损坏,所以……”卡米尔瞟了一眼雷狮。“大嫂会对一些事情失去记忆。”


听到没事时心放下了,听到失忆时心像一颗被抛出去的石子“咚”沉入了大海。



雷狮没有说话,转身走到了格瑞的病房。


/
“唔……”
早晨的阳光非常的刺眼,初醒的格瑞正想起床,刚一动身子就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疼痛。抬了抬手看到链接着手的输液管便知道自己应该是在医院。

这小小的举动恰好惊动了趴在格瑞旁浅睡的雷狮。习惯性地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那原本生气且漂亮的紫瞳在现在看来显得疲惫而无神。
“格瑞,你醒了?!”雷狮激动的握住格瑞纤细的手,“别动,我帮你。”
说着站起身帮忙调整病床高度。

“你身体还没痊愈,不要随意乱动……”弯腰端起一碗冒着热气的药,勺起一勺,往里吹了吹,送到格瑞嘴边,“喝吧。”

格瑞愣了愣,随之说出的话让雷狮身体一僵——






“你……是谁”

END?
TBC?
——————————
背景第一个是雷狮向格瑞告白。
第二个是格瑞晓得敌人要来找他了但不想雷狮受到牵连就哄骗雷狮回去自己有事什么的(可以自行脑补一下),然后雷狮赶回来时格瑞已经奄奄一息了。
第三个就是医院抢救成功但格瑞失去了对雷狮的一切记忆(其余保留)。

后续不知道写不写毕竟这是心血来潮的一篇文(?)(你)写的话…悄悄说这其实是个糖🍬

狮狮生贺!

★小甜饼
★已同居已交往
我这个画手就因为手机感觉要改行成文手了orzzz
狮狮生日快乐!!!!!
能接受ooc请↓

“叮铃铃~”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您要什么?”
“……我自己看就好。”
“好的”
服务员遵从地退开,去欢迎另一位新顾客。

他喜欢什么?

一双紫瞳在礼品区浏览,柜子上摆着许多精致的小玩意儿,瓷铜铁都有,一长串的风铃摇曳着,叮铃铃的响。一只黑色瓷猫瞪着它黑溜溜的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这样看着他。

这个或许不错。
他拿下它观赏了一番。

今天是雷狮的生日,格瑞希望给他一个惊喜,但他从没给别人买过什么生日礼物,在登格鲁星秋和金生日时因穷苦也从没买过什么,也就是“献血”拍一张照片做留念。
说实话格瑞也不会买礼物,况且还是给雷狮。

像雷狮这种人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缺吧。这为格瑞的个人想法。

他想了想叹了口气,离开了饰品店。

回家问问他吧。即使格瑞并不情愿,毕竟这样太没诚意,可他是真的想不出买什么给好。

“呦,媳妇,回来的挺早啊。今天没课?”一进门就能看见雷狮懒散的坐在沙发上专注的打着游戏。

“嗯。”跟平常一样,还是冷清且惜字如金的声音。“今天放的比较早……还有闭上你的嘴。”格瑞在心里给雷狮一个大大的白眼,满嘴骚话。

“怎么,难道你不是我的——?”恰好胜利了,他随意丢了手机,笑着盯着格瑞,把结尾故意拖的很长。
以海盗如此强的视力,怎能看不到——自家小情人的耳朵尖明显范上了红晕。

格瑞扭头,不理会沙发上笑眯眯的大猫。把书包放回房间,拿出一本书坐在了某大型猫科旁边。

一双粗壮的手臂箍在了格瑞纤细的腰上,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了肩上。

“……怎么了?”知晓自家情人的各种动作表达方式,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

“没事,游戏打久了靠你这眯一会儿。”你忘了什么吗
“……”

没一会儿,平稳的呼吸,有规律的心跳。家里很静,除了两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间隔的翻书页的哗啦响。

格瑞瞟了一眼雷狮,睫毛很长……长得很标致。他轻笑了一声,他第一次笑,声音都露出来了。他赶忙捂住了嘴。

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犹豫了一会儿,单薄的两片唇小心翼翼地抵在了雷狮散发着独特香气的黑发上。

“生日快乐。”

感受到靠肩人的轻微颤抖,格脸刷地一下红了起来。

“雷狮,你……”

“格瑞。”雷狮坐起来,笑了,眼里尽是温柔。

“生日礼物,我收下了。”

说着,强硬地把情人的脸扳过来,亲了上去。


“不过,”两双紫瞳撞在了一起。


“亲这里才是正确的哦。”

END

狮:格瑞脸红了好可爱想……

没事狮狮去吧!今天你生日你做主!!(???)

《雷瑞•逝》

★雷瑞
★刀向
★学生文笔
不嫌弃的话请↓

天雾蒙蒙的,似乎就是为着今天才来的。

“咔哒。”不在吗……
他叹了口气,随意地将黑色带白星的包扔在了沙发上,习惯性拿起绿色白条的浇花壶,给自带光芒的芦荟浇了点水。

说实话,他从来都不会记得去给这些植物浇水,不,应该说从来不会。
要不是那个人的精心照料,或许这些植物早就废了吧。

他靠在阳台上,拿起一支烟,正想抽,忽然想起了什么,不过也是一瞬间的回想罢了,火焰靠近眼,一缕缕的灰烟团团转着飘上了天,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原本是不抽烟的。即使抽,那个人也会伸手阻止。

他一口一口吐着,像毒一样环绕在他身旁。

从没像现在这样安静过。

他轻笑一声。
头一次笑的那么丑陋,连自己也嫌弃。

“你啊……”

他轻轻打开那间已没人住的房间。

“为什么不再多陪我……”

指尖触碰在那灰色的被单上,即使已久未清洗却仍显得干净整洁,就像那个人,风格都一模一样。

“久那么一点点呢……”

冰凉的珠子顺着眼睫落下,他从未这般狼狈,这般痛苦,他都多久没哭过了?哭的感受都忘的差不多了呢。
他可笑的闭上了湿润的眼,“扑”地躺在了床上,还是有那个人的淡淡的独有的味道。

“对不起……”
他第一次露出了痛苦、难过、伤心的表情……

芦荟叶上,滴下了一颗晶莹的水珠。

是泪,亦或是水。

————————————
几分钟短打成功(?
悄悄说明一下,开门的是雷狮,是格瑞已去世的背景,格瑞是被人陷害掉下悬崖死亡的,雷狮赶到时悬崖边只剩下一粒种子、玫瑰花和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瑞想对狮说的话(请自行脑补√),当时雷和瑞并未结婚,东西是格瑞送给雷狮的,雷狮把格瑞留的东西都保护的很好,他很懊悔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瑞身边,也懊悔自己的狂妄,同时觉得对瑞欠的很多。
(突然感觉这讲解都占了大半文enmmmm……)

感谢看到这的你!

致歉

哇哇呜呜呜呜呜唔呜哇噫噫噫
点图的那两位老师我我我我我我j/sjxhjsjsbshs对不起!!!!!!!!!!!!!!!!(爆炸)
可能只能等暑假再给你们点的图了呜噫噫噫
手机炸了都怪手机!!本来画好了存相册了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图片全没了呜呜呜
存了东西但是相册都没有显示
非常抱歉!!!!!(360°逆时针旋转反复爆炸鞠躬)

交党费
水了这么久终于正经一点了(并不)

糟点很多
请老师们轻喷

突然怀念草稿x)

励志练好人体😣😣!

懒癌晚期orz

《忆•莲开时》上


★主雷瑞雷
★含有极少量其他cp
★无年龄操作,同龄雷&瑞
★虽然不想ooc但是肯定有些(吧)
★注意避雷!
★文笔超烂
★现代pa,注意文里的雪莲和三次元的雪莲不是一种!//花吐pa
★分上中下,上为开头曲,好像没多少雷瑞含量xx中篇一定很长!

以上能接受↓

0
冬,是寒冷的象征,是雪花的象征,是思念的象征。外面白雪皑皑一片,树木都披挂上了白大衣,路面被雪盖上了棉被。
窗台,背着太阳方向,放着一盆花,花茎是绿色的,但不是普通的绿色,是种特殊的绿,说它是深绿不对,说它是翠绿也不对……怎么说呢?就是有深绿的深又有翠绿的明亮。花骨朵儿是白色的,是雪白色的,可用洁白无瑕称之,不含一点杂色,可和雪花堪比。
冬,今日是最寒冷之时。窗台的雪莲在此时开花了,那样的纯白,纯洁,真的,它比任何白色的东西都要白。

1
雷狮在寒冷的冬天还是穿着原本的便装,毕竟他的身体比常人的体温要高的多,可是他的弟弟卡米尔怕他感冒一定要他再穿一件,没办法,外边被强迫披上了一件羽绒服。雷狮单手拖着脸,呆呆的望着这朵盛开的纯洁的雪莲。雷狮其实不喜欢养植物,不喜欢养任何东西。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养这盆雪莲,并且只养一盆,不多买。说也奇怪,他只想养这么一盆。每一次,雪莲开花,他就一整天都在想:我为什么要养?真麻烦。每到这天他就特别烦躁,但是心里却很开心,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情。
他非常烦别人问他关于雪莲的,除了卡米尔问问,虽然回答只有沉默。
他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
重要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嬉笑从对面传来,本是当聋子不理的但是那家伙的声音实在太吵,雷狮愤愤的把目光落在笑声出处的人群——
“啧…”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的金发,光线照在他的金发上反射进雷狮的眼睛。雷狮眨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那强光。
那个金发也是笑声的源头。
“吵死了。”
他把微眯的眼转向另一个人身上——他呆住了。
那个人有一头银白的发,头绑着个黑色发带,和他有着同样相似的紫瞳却更偏紫,他有些瘦,但他那一脸冷漠冰山似的的脸却覆上了一层威不可犯的气势。
雷狮呆呆的望着他,他觉得他很漂亮,像天仙。那人好像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便把雷狮周围扫了一遍,包括雷狮。但那目光也不过是冷冰冰的在他身上多停格了一秒。雷狮觉得不可思议。
“格瑞格瑞!那个超好玩的一起去吧!……”那个金发的男孩似乎是对那个银发的人说。

关系挺亲密…

格瑞……是吗…

雷狮把这个名字深深印在他的心里。

2

格瑞关好门,走进房间,看着窗外断续却不息的车流,眉头紧皱了一下。
右眼从刚才开始一直在跳,感觉有不好的事……

刚才那个人……好眼熟…?

是谁来着……

最终没有去多想,拉出椅子,习惯性把这个问题记入在本子里。

3
清晨
翠绿的叶片上莫名出现了晶莹的水珠
阳光洒下
甚是耀眼

是个很好的早晨

不过
被窝里的大型猫科动物似乎并不想起床
还往窝里钻了钻

而另一边的狼
白色的银狼已经昂首在寒冷的冰原上
迎接新的一天

——TBC——

灵感爆发,在监狱里偷偷写的(什么)
今天鱼子被抓了因为懒癌晚期还赖着不画点图
(被打爆↑)
我尽量明天赶多一点!
(高质会很慢所以想先画高质)
(已经欠几个世纪了还这么不要脸↑)

恭喜这两位
点图画完会艾特你们w

是互换灵魂设定x

雷狮的躯体
卡米尔的灵魂

一个看不出雷卡的雷卡xxx

真的是草草摸鱼,,,,

不要脸打tag(你!)


爱死格瑞的雷狮(什么)
&
和雷狮互换衣服穿上雷狮的衣服的格瑞

我想知道瑞瑞的头发好难画aaaaaa到底怎么画jdjshsvvshan

草草摸鱼,一点也不认真
所以
不敢打太多tag(缩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