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串烤鸡吗🍗

=白鸿•渝子/苍鸾

脾气怪,忽冷忽热
心情不好非常暴躁
心情好的话不一定


所萌圈:
凹凸/小英雄/宝石/食契/第五/恋与/魔道


凹凸:
雷狮个人角色厨
常驻北极圈,主食雷瑞
不喜欢ala,rjr,jrj
all金除瑞金,雷all除雷安


慎fo
感谢给我点赞、喜欢、评论的小天使和老师们!!(鞠躬)

陪伴

★雷瑞
★顺序混乱,非常简短
★ooc,出现番茄酱,狮狮生气温柔伤心的三面。
★能接受的话请↓


“格瑞”

“嗯。”

“我们交往吧”

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惊愕的神情少有的出现在少年的紫色眼里。不过那也是一瞬间。

“好。”

温暖的胸膛罩住对方,银发少年将头轻轻蹭了蹭对方结实的胸膛,接着就是慢慢发红微微发烫的耳尖。

他揉了揉他,笑着说。

“现在啊,你终于是我的了。”

笨蛋

一直都是你的啊

/
终究会来,我们不应该相遇。
————————————
敌人像庞大的黑虎张牙舞爪的向他扑来,气势威人。

不能认输。他想。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能坚持到现在,此时的他伤痕累累,头部似乎有些失血过多,让他得缓好一会儿才能使视线对焦。
幸好他没在。少见的轻声笑了一下,紧握着大刀的手仍未就此松懈半点,可以往挥刀自如的他觉得现在的刀至少有千斤重,似乎是深深馅在地里。

撑不住了。

但是他高兴,因为他至少没有让他爱的人跟他一起去见阎王。

牺牲他一个人就够了。
别来。
千万别来。


手,松开了。
下辈子希望别再遇到我。
我怕再失去。
视线逐渐模糊,只觉得有一团黑影正向自己奔来。
不想再牵扯到你。



身子猛的一倾,靠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紧接着耳边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电光火石,尘土飞扬,尽是落荒而逃的胆怯的声音。

狮子发怒了。
那就别想再逃。

“你是傻么?!为什么不还手!”雷狮瞪红了眼,握着他那把雷神之锤护着怀里的人儿。

他的三个手下冲了过去掩护着雷狮。

格瑞笑了。
你还是来了啊。

张了张嘴才发现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他吃力的抬起手,轻轻抚摸着身旁陪着他不知道多少个春夏秋冬的爱人的脸。

雷狮用力抓住格瑞的手,格瑞能感受到雷狮在轻微的颤抖。

“为什么啊为什么……”

雷狮不明白。

“就因为他们来了,你就要骗我要我离开?你以为我是那群鶸么?啊?!我们明明联手就可以踩死他们啊!!”
已经不清楚了,现在的心情究竟是悲伤还是愤怒。他只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唯一一次哭了,止不住的流泪,滴在格瑞满是血迹的脸上。

“别哭……”努力的放出声音,却仍是那么微小,但他相信雷狮能听见。

“打不过的……”他说。

“他们有……我们……没见过的……东西……不能……硬……上……”每一个字都听着那么吃力。每一个音节都深深扎进雷狮心里。

“那你有本事现在解释下现在他们怎么跑了?嗯?!”雷狮跪在地上,结实的双手紧紧抱着格瑞,只怕他下一秒就会飞走。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

“雷狮……”格瑞拼尽所有力气环住眼前的大猫。



“我想永远陪着你……”
我陪不了你了。
我不能永远是你的了。


“格瑞!!!!!”近乎是放出了最大音量,喊出他挚爱的名字,但又似乎是无意识的喊出。


“卡米尔!快叫救护车!!”
“快!!”



我不想你走。
多陪我一会儿啊


/
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
医院。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这已接近一个小时多的抢救,对雷狮来说简直是种煎熬。但他愿意等,他抱着一线希望,虽然这浪费掉的时间并不划算。

雷狮始终低着头,从开始到现在,他和他的堂弟卡米尔就没说过一句话。

“哧—”灯灭了。
白褂医生从里头走出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卡米尔立即站起来,虽表情冷淡但还是很有礼貌的。


雷狮不知道那个医生和卡米尔到底谈了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格瑞,不管是从前的美好还是刚刚的血腥场面,一一都在雷狮脑海中漂浮。

“大哥。”卡米尔轻声唤了一声。

雷狮被惊醒,随后问到。
“怎么样?”他紧张的手心冒出了细汗。

“大哥,您做好心理准备。”卡米尔压了压帽檐。
“大嫂(格瑞)他……救起了,但是,医生说脑部失血过多脑神经也有所损坏,所以……”卡米尔瞟了一眼雷狮。“大嫂会对一些事情失去记忆。”


听到没事时心放下了,听到失忆时心像一颗被抛出去的石子“咚”沉入了大海。



雷狮没有说话,转身走到了格瑞的病房。


/
“唔……”
早晨的阳光非常的刺眼,初醒的格瑞正想起床,刚一动身子就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疼痛。抬了抬手看到链接着手的输液管便知道自己应该是在医院。

这小小的举动恰好惊动了趴在格瑞旁浅睡的雷狮。习惯性地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那原本生气且漂亮的紫瞳在现在看来显得疲惫而无神。
“格瑞,你醒了?!”雷狮激动的握住格瑞纤细的手,“别动,我帮你。”
说着站起身帮忙调整病床高度。

“你身体还没痊愈,不要随意乱动……”弯腰端起一碗冒着热气的药,勺起一勺,往里吹了吹,送到格瑞嘴边,“喝吧。”

格瑞愣了愣,随之说出的话让雷狮身体一僵——






“你……是谁”

END?
TBC?
——————————
背景第一个是雷狮向格瑞告白。
第二个是格瑞晓得敌人要来找他了但不想雷狮受到牵连就哄骗雷狮回去自己有事什么的(可以自行脑补一下),然后雷狮赶回来时格瑞已经奄奄一息了。
第三个就是医院抢救成功但格瑞失去了对雷狮的一切记忆(其余保留)。

后续不知道写不写毕竟这是心血来潮的一篇文(?)(你)写的话…悄悄说这其实是个糖🍬

评论(3)

热度(16)